∥平行线∥

單细胞:

▲怪物大师短篇
▲阅读提示▲
▲意识流 没有任何目的倾向
▲本篇cp倾向 泉森[泉科]更倾向于泉森]
▲没有完全参考原著进行合理推进
▲短篇意境文 60%靠想象力
▲其实是自己意识中黄泉和科里森的相遇


▲黄泉性格倾向
爽朗 外向 乐天派
乐意为他人找想
科里森性格倾向
内心不是很乐意外向 自娱自乐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有时会无意识封闭自己[黄泉的性格与其互补]封闭自己致使与他人的隔阂


▲科里森人物理解
基地开学前,还只是单调地生活,学习基地规范和候选人能力
“我科里森作为院长候选人会为威尔榭基地贡献一份力。”
基地开学后,找到了热衷的事业,于是“不务正业”
“我新提炼出的晶体成分!黄泉,怎么样?”


▲黄泉人物理解
基地开学前,直来直往的外向性格,热心到有些多管闲事[这里褒义]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基地开学后,身为学生委员会主席与科里森同为友谊上的竞争对手,有了主席架子改掉了一些性格缺点
“科里森,新的一天我们也要好好加油啊!”


▲ooc较严重[。]
▲场景描述虚无缥缈 需想象丰富 谨慎阅读
▲不要看完阅读提示后带着偏激与看戏心态
考量本文
▲错别字请自行翻译
▲原著党稍有不适请左上角


第一次遇见,是偶遇,在威尔榭基地。
也许我们只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也许这本是一次没有意义的相遇,百年之后,再次定义的人苦笑着,扶上自己无血无肉的右脸,背离阳光暗暗自嘲——
——早已对那所名垂千古的威尔榭基地有所耳闻,许多人成为优秀怪物大师的第一步,黄泉也是,他想做到的不止是优秀,还有名垂千古。
应试前的基地参观日,天气如初,舒暖人意。春光的照耀下,任何事物都熠熠生辉,暗墙地角处的黑红嗜血的弥砂花也在烈日的照射下闪射出晃人心弦的耀眼,漫步于各处,它悄无声息,没有规律可循,肆意匍匐在人类的脚下,而萦绕在空气中盘旋着的,是花的肆意作弄,亡者的哀叹。
游往的人群偶尔会被扰得有所避讳,却仍无所顾忌。
顾望四周下来,人来人往。不经意间,停留片刻下来,别人的碰擦打破了黄泉的思绪,回望四周,人群往来不息,即是散即是聚,让人感到一丝乏味:“真让人困扰。”
角落周围遍布了观光客和应试生,地广人杂的,险有些难受,中心群聚散无常,人群簇拥着,偶尔推搡,却仍保持着秩序,黑压压一片,刺眼的光辉之下,人群簇拥的中心,格外耀眼,面对群众,他的笑容意外地灿烂——是谁吸引了注意?
日光有所偏移,使人们稍有适宜,瓦砖道上的发光材质发着灼眼的光,无所事事的人们进行避让,继续埋头投入。弥砂花的隐香更加浓郁,少了太阳的滋养,它们为此更加肆意妄为。
黄泉没有,望着对阳光有所避讳的群众,自己却无所顾忌。他走向人群,顶着烈日短暂的照射,他无声无息地靠近,依傍着人群拥入,为寻及那个令人向往的灿烂笑容——小小的好奇心驱使而已,可黄泉不认为。避免不了与人群的碰擦,黄泉勉强地靠近了范围,短暂地喘息间,耳畔步入了清脆的口音,黄泉停下了脑中对人群的偏激反应,抬起了沉重的头。不远处,不顾及日光的照射,男孩挂着腼腆的笑容,在人群中央空隙处比划着什么,做着引导。
从未意识过的——这般的人成了人群的焦点,在威尔榭基地。
啧——
黄泉在人群燥热的推挤下轻轻呼了一口气,不愿为此错过一分一秒——他会是威尔榭基地的谁?黄泉在恍惚的人影中仔细辨认,脑中没有忘记思考,仍不分神。
神情沉着冷静配合姿态上的修饰,看似有些天衣无缝——内心与外表相违背,看似完美,黄泉淡然一笑,凌乱而自然舒展的碎发在日光下映射出别样的光彩,从口中发出森林般清新爽朗的声音,令人遐想,眼神淡然而有富其神韵,黄泉差点也为之心生触动——“欢迎大家光临威尔榭基地实习参观!明天的应试正式开始,作为院长候选人,我——会是其中的一员,与大家一起奋斗抗争,”面对此情此景,黄泉心弦被弹拨了一下,惊异于眼前所谓的院长候选人的一番话语,此时此刻,全场已经开始燥热,为之而着迷——“届时请各位多多关照,待开学后的学分见证!”清脆的口音下,黄泉不为所动的内心已被服妥,科里森不紧不慢地微微鞠躬以表绅士,人群在此风度下散乱退场,弥砂花醉人般的香气在人群的退去后显得十分浓厚,肆意的花香下,黄泉未曾离开,脑中碎片般的记忆在脑中回放——也许将来,科里森——会是我一个强大的劲敌。
日光微微暗淡,没有以往的生机与灿烂,此情此景下,黄泉准备踏离基地,为明天而做足准备,回头前的一刹那,却被眼前高大的建筑物所吸引,梦想中的基地不会再遥不可及了,而面前的科里森已经在建筑物大门后隐去。
背离人群,黄泉小跑步入了人群疏离地区。
两条平行线在命运的刻意之下已然倾斜,向着交点无声息地进发。
也许要怪罪自己的一时兴起,怪罪自己的心神不一,头一次自己竟会跟丢,黄泉意想不到,悄然走去。偶尔见及几个过往的观光客,口舌间谈论着无关紧要的事情,黄泉就会觉得心烦意乱——
——一定是太在乎这无关痛痒的对手了。
几次回想一番,黄泉停留在了图书馆门前,扶上镶金的门把手,顿时间的怀想被自己一时的冲动所支配,一念之间,黄泉狠下心来决定离开这是非之地,大门敞开,黄泉未曾顾忌,单手扶摸的门把手因大门的打开而无所触及呈现悬空状态——?!!
“妈妈!科里森哥哥送了我一本书!”门后蹿出一个女孩,手里捧着一本冒险小说,无所顾忌地兴高采烈着:“科里森哥哥真好!”——“那你可要好好对待这本书呢!”母亲淡淡地笑着,抚了抚女儿的头不忘教育女儿。他们没有在意到黄泉,擦肩过后,便转折离去。
被母女俩忽略,黄泉不以为然,望着女孩的离去,隐隐约约书上提名的作者沙迦在黄泉脑海中挥散而去,再次回望大门,中间的空隙未被完全隐藏,馆内光线朦胧,空气中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颗粒感,让人呼吸稍有不畅,感到不适。
这么难受的环境,他怎么想到来这里的——黄泉也不知道自己在抱怨着什么,只是轻轻推开了门,让自己观察得更加清楚,眼前模糊的人影愈发清晰——
——倦怠地站在书柜前,没有翻书的目的和举动,只是右手轻轻扶靠在一排书上,便是满面倦乏,还是那双瞳仁,那头阳光下闪耀的碎发,在朦胧的气氛环境的映衬下,眼光低垂,嘴角说不上的忧虑,图书馆未被清理的尘埃萦绕下,黄泉看到的却只有落寞。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竞争对手?
黄泉心中荡起了一阵阵涟漪,之前的竞争感全然消散,更多的是未知与不解。
握门把的手反而抓得更紧了,轻轻的脚步回响于耳畔,黄泉无所察觉,心仍在念想着什么,低垂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颊,什么都无法预估
阴沉朦胧的环境下,日光无声息地透过窗户,暗自酝酿着什么——
——把眼前的门打开吧,那是我矛盾的心门,甚至于是他的。
脑畔突然一片空白,最远处是无法触及的耀眼之光,脑海中渐渐浮现的是:“他一定有什么困扰吧,我想帮助他”恍惚间的空灵之声回荡在心间——“为什么要如此在乎,一个竞争对手而已”萦绕在脑中的双重定义险些支配了黄泉——
——而现在,我只想认识他,明摆着做他的对手!
黄泉更加坚定了内心,他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答案。
大门敞开了,呈现着半开的状态。
那张令人惦记的脸,出现在眼前,没有防备的恍惚之下,双方同时握着门把手,僵持在两人之间的大门形成了一道和谐屏障,相互间看似没有默契的惊异,之后便是几秒钟的沉默。
那只空闲的手突然抬举了起来,伸向了对面,对方的反应早已意识到,望及对方那一瞬间的惊讶,嘴角咧开,黄泉绽开了笑容,阳光一笑之后,心便已释怀,作为对手,我想真正地面对你:
“你好——科里森。”

评论
热度(13)
  1. 极乐跳净土单細胞 转载了此文字

© 极乐跳净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