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太阳◇

单細胞:

▲阅读提示
▲意识流 没有任何目的倾向
▲本篇cp倾向 黄祭[信仰组]
▲没有完全参考原著进行合理推进
▲短篇意境文 靠想象力
▲本篇哈斯塔有幻化人倾向
▲错字靠自己意念翻译
▲人物遵从初始服装描写


  夜幕降临于世间,太阳隐蔽于地平线的另一边际。黑色的无边际笼罩之下,湖景村早已破败,整合的村落里无声无息,已没有了以往的生机,停泊的乌鸦偶尔会因惊吓而飞悬于天空之际,呜咽般的叫喊成了湖景村最后的生机。


  说湖不是湖,称海也非海,湖景村落最偏僻的地方传来一阵阵浪花拍打岸沙的颗粒水声,菲欧娜轻声寻迹,徘徊于湖海沙边。


  “此地方圆,吾生于湖,吾沉于湖,只为迎候太阳信仰的降生。”


  背后传来低沉沙哑的男音,平坦地面上平软的柔擦声回荡在菲欧娜耳畔,没有多想,菲欧娜深知——他是个变化无常的家伙。


  黑夜之中,月光的微弱照射下,一片暗淡的绿意下现出破旧的黄衣斗篷,月光略微偏移,见得帽沿下没有实体,只有隐约黑红的身影藏匿于这褴褛黄衣之中,匍匐前进直到站定于菲奥娜身边:


  “可惜——月亮从来都不是我们的信仰。”


  长声叹息之下,以往一样,菲欧娜没有求生者一般的拘谨和惶恐,面对远方,迎对月光,脸上反而浮现一丝从容和失意,背对着哈斯塔,怅然若失:“如果,哪一天你不会再信仰自己从前的信仰,到那时的你又会如何?”


  话音刚落,浮云流水之间,浪涛翻滚着,湖景村的失意,却因眼前红紫色帽子下释然的微笑而在一瞬间消逝了一般。始料未及的瞬间,在风的肆意中释然,哈斯塔嘴盼勾出了弧度,低垂下看,她,是多么动人——


  ——这般为我着想,是不是有一些多余了呢。


  哈斯塔脑畔空白一片,心中嘲弄着耳畔的话,心中的念想带有一丝丝讽刺。


  无影无形的姿态匿于褴褛旧服间,心中被瞬间的暖意充溢,被力量汇聚的血手骨瘦如柴,从黄衣袖口中伸出,那一刹那也没有顾及,也不曾顾及,在凉风的侵扰之下,在月光下哈斯塔搂住了她的细腰,低声细语道:“能改变我信仰的人只有一个,我眼前的太阳。”


  凉风抵岸,水波荡漾,久久的沉默之下哈斯塔依依不舍,瘦小的双手放开了眼前的依傍。目光落寞,定定地站在菲欧娜身后,捂住了自己的无形面庞,看似有些失。


  惊异之下,菲欧娜还未反应过来,慢慢转过身,眼前的哈斯塔没有了以往的威严,遮掩之下的目光让人揪心。


  “失态了。”


  低沉之声再次回荡,在远方久久不停息,听闻于此,菲欧娜淡然的面容现出一丝疑虑。望及眼前的哈斯塔,心中不知名的情绪和感情在翻涌着,伴随着阵阵浪花。


  不经意间,没有注意面前的血手抚起了自己的右手,自身好像被定住了一般,想要开口说话,无形的力量在牵制着什么,只见眼前帽沿下的英俊面庞若隐若现,嘲弄般地服帖道,随后便是一个轻薄之吻:


  “哈斯塔随时为你奉候。”


  “我的太阳——”

评论
热度(38)
  1. 极乐跳净土单細胞 转载了此文字

© 极乐跳净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