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_☉)≡☞o────★°

单細胞:

  百年前__威尔榭基地


  距离学园祭还有八天


  今日是学生会主席黄泉单独执行任务的回归之际,日光的照耀下,基地人海茫茫,强烈的呼声之下,迎风踏着矫健步伐,在威尔榭基地门口开外,一个自信的身影隐约出现于人们的视野当中,顶着一头鲜红嗜血的头发,衣冠整齐,威风堂堂,人群如激流涌动,淡然的眼眸不以为然,倒是不紧不慢,耳畔的唤声不断,他却冲耳不闻。


  说是毫发无损倒也有些过分,唯有增添几道了新伤在他齐整的衣着附近,执行了残酷的任务之后,伴着风起云扬,黄泉仍是那么正经和不可一世,迎面伴着人潮便踏进基地大门:


  “谢谢大家的欢迎——”


  也只是随意一般地拍打身侧的碍眼尘灰,习惯性地晃了晃脑袋回顾周围的群众左顾右盼,微风之下,意气风发般摊着手以示无所谓,这倒是引得人群中的迷妹激动不已,肆无忌惮地便是在人群中叫喊,惹得队伍一片狼藉。


  他依然无所事事地轻踏脚步——


  黄泉仅仅是摆摆手示意着什么,脸上没有吐露出任何表情,深入基地的同时,簇拥的人群也随之愈渐稀少,见及此情此景,看戏与旁观的心态已然在群众心中淡去,随之便是伴着欢声笑语,无所顾忌地退散而去,视野内逐渐变得清晰,少了人群的拥入,黄泉安享于现在仅有一刻的适宜,之前所有的不快情绪也已经在任职主席的经历磨练中暗藏于心,回想的同时毅然直走向前,步入人群稀少地带。


  背后及时出现的,便是学生会的责任拥护工作人员,黄泉倒没有顾及狂热积极分子的心情,只身一人踏进纪律严明的委员会办公区域。


  迎着柳叶窗透过的虹般照射,区域走廊的尽头,是一块小型拓充天台地域,角度适宜,阳光正好,光辉映射之下是一个孤寂安详的人影:


  “科里森——我回来了。”


  那人淡然地肩趴于平台之上,迎着微风不及那飘散的碎发,换了个身姿便是微微转头,以示回应,并没有他人见及黄泉的狂热情绪,随后侧身又将头调转,之后便是感叹:


  “不好意思,又拜托你代替我执行任务。”


  “我欠你个人情——”


  黄泉踏步向前,凑近那人,嘴里嘟嘟嚷嚷着什么不快的话语,没有关顾什么冲他就是一句:


  “科里森,你在想什么呢,我们之间可没有还人情这回事,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嘛——”


  “你还是这么年轻气盛。”


  科里森淡淡地笑着,语气不咸不淡,充斥着对黄泉的珍视,倒是引得黄泉有些烦


  倒是引得黄泉有些烦躁:


  “啊——每次回归都是如此糟糕的形式,本大爷我都厌烦了——”


  科里森只是勾起了嘴角,望了望有些气急败坏的黄泉,微微张开的嘴巴没有吐露出什么,微笑着便又转头望远,给黄泉一个悬念式的回应:


  “所以——你在看什么——”


  那人眼盼浮现着远方的蓝天白云,匿藏于云雾背后的光明穿透于他的眼眸,闪射出耀眼的光彩,脸颊侵袭来一丝凉意,起风的肆意,让黄泉未曾意识到脑畔的空白一片,只望及他碎发再次飘扬,嘴角上扬,呈现好看的弧度,望却于那过分柔情的柳叶眼——黄泉也不愿再侵扰眼前的这一番景致。


  只是刚想说话请求之时,伸出的手被一刹那的镇痛所止于半空中,本能地伸回硬是捂住胸口,那一阵肆意的慢性疼痛侵袭,没有被预防,却随着血管遍及全身,黄泉隐隐约约地听闻耳畔的心跳,突如其来的病变使得黄泉只能退后一步,望着眼前科里森适意的背影,不忍打破这般宁静,只得微屈膝站于身后默默地凝视,强忍疼痛的同时仍不忘逞强假装一切顺利:


  “…………”


  “哼,比起欣赏,你比我更加专业——”


  黄泉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在执行训练时原因不明地病倒,在威尔榭基地算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消息——


  在场部分人单方面说辞是体力不支。


  有人笑称那是主席愉快的玩笑。


  说说笑笑,这事也就过去了。


  尽管科里森和预备生委员会成员出面压制……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1)
  1. 极乐跳净土单細胞 转载了此文字
    ( ☉_☉)≡☞o────★°

© 极乐跳净土 | Powered by LOFTER